第一卷 第9话 无属性魔法的真相

1页/共1页

我从昨天傍晚就躺在床上,结果今天一大早就醒了过来。起床的时候,昨天腹部的疼痛感完全消失,拆掉绷带之后,也只剩下淡淡的伤疤。所谓的年轻力壮,就是这么回事吧。 窗外还是一片漆黑。东方的天空泛起一抹鱼肚白,不过星空依然绵延不绝。 醒来了也没办法,乾脆去王都晃晃吧。于是我胡乱洗个脸,随便修剪过长的头发和指甲。只要使用我的魔法,利用含有金属部分的刀刃修剪头发也是轻轻松松。我不想吵醒雷奥纳德和茱莉亚,于是只留下了一张纸条,就偷偷地离开家门。 一路上信步而行,最后进入商业区。 那里有许多正忙著准备开门营业的勤奋居民。 包括卖吃的、卖武器的、卖花的,各式各样的商店并排林立。我呆呆地望著不同店家多采多姿、准备开店的模样所勾勒出来的光景,偶尔跟定居于王都的这三年期间,结识的商人聊上几句,徘徊于尚未开门的店铺前。 就在我走来走去的时候,太阳爬上围绕王都的城墙,已经进入阳光照耀大地的时间。这时我才想起醒来之后一直到现在都处于空腹状态。 当我的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叫,客人逐渐聚集于商业区的店家,店家也刚好在这个时间点上开始营业。这就是※某某之门的选择吗?(译注;命运石之门的选择,是电玩《命运石之门》主角凤凰院凶真的口头禅。) 我走到一家醒目的店门前。 「哎呀,小客人呢。帮忙买东西吗?」 「嗯,算是吧。我想要一份这个。」 「多谢,一百葛尔特。」 我从比嘉赠送的钱袋掏出刚好的金额,交给商店的阿姨,便获得了对十三岁的孩子来说份量稍嫌多了点的热狗面包。这个世界跟地球的饮食文化虽然有技术上的落差,菜色倒是相差不多。 道了声谢之后,我再度信步而行。 一边打量著商店区的店家一边闲逛,这次注意到的是武器屋。雷奥纳德和茱莉亚家中的地下室虽然有许多武器,数量还是比不上挂上武器屋招牌的店家。店里面当然也有锁镰,大大勾起我的兴趣。 茱莉亚送给我的训练用锁镰,在之前逃离翼龙追杀的时候不慎损坏,趁现在买一把新的倒也不错。 这里的锁镰跟之前的训练用武器截然不同,不但精致,而且坚固耐用。就凭我从十岁那年开始整整使用三年之后所培养出来的感觉,这把锁镰的做工相当精巧,可以充分反应出使用者的心情以及期望。 不过价格与品质成正比,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二十万葛尔特。 「怎么,小弟弟,你对锁镰有兴趣?真是少见。」 光头的男老板主动攀谈。真不愧是生意人,简直就像跟三更半夜不回家、窝在车站前面的高中女生说话一样轻松自在。太可怕了,你是便衣警察吗? 自从来到王都之后,我已经逛过好几次武器屋了,不过以购买为前提进入店面还是第一次。 「因为我惯用的武器就是锁镰。」 「哦,小小年纪就会使用锁镰?真了不起。喜欢这把吗?可是名匠打造的喔。」 「可是我没有钱。」 「算你便宜一点。」 「这样子还是不够,叔叔。」 我不想随便动用比嘉送我的钱。她当初把这笔钱送给我,绝对不是为了让我乱买东西。 不过我学小孩子的口气说话,倒是愈来愈有模有样了呢。 「那就下次再来吧。这把锁镰叫做凯萨镰刀,下次来的时候直接说出名字就好,我会替你保留下来的。」 「……谢谢。」 谢过老板之后,我离开式器屋,往后可能不会在这家店提到这个名字了吧。凯萨镰刀,也就是帝王镰刀,真是相当气派的名字。 话虽如此,那把锁镰还是让我有点心痒。既然要用,当然要用好的。把公会赚来的钱存下来,说不定买得起。 不过这种期待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转机。 地点是冒险者公会的大厅,我站在登记委托工作的柜台前面。 「咦,为什么?」 「因为您打倒了公会等级A指定的翼龙,等级获得破例的提升。不如就跟三年一次的公会卡更新一并处理如何?」 我正打算前往公会的委托工作告示板,物色钱多事少的工作之际,柜台小姐妮可叫住了我。之后又透过妮可的传达,接受管理王都冒险者公会的公会长亲自颁布的命令,刚刚就是在聆听说明。她一开始还主动关心我的伤势,结果那不过是进入正题的开场白罢了。 看来两星期之前,把偶然协助他们讨伐翼龙的我送回家的冒险者队伍,向公会提出我介入讨伐行动的报告。如今冒险队伍当中刚好在现场的其中一人,就是这名男子。 「好久不见,已经两个星期了吧。」 这名豪迈爽朗的男子,体格丝毫不比前来王都的路上曾经投宿的旅店老板——莫里斯逊色多少,手臂粗得不寻常。 「队伍中的伙伴一直想跟你道谢。要不是你让翼龙露出破绽,我们是输是赢还很难说。」 他是当时在竹林中遇见的冒险者队伍当中,那名背著巨斧的肌肉男。名字好像叫做科尔森,是冒险队伍的队长。当时的冒险队伍好像是临时成军,其他队员已经前往其他城镇了。 我轻轻地点头示意,转过身来面对大肌肉——不,面对科尔森。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呢,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待遇。你就接受吧。」 这算是冒险者前辈的苦口婆必,抑或是报答替他们创造机会、达成翼龙讨伐任务的恩情?科尔森如此建言。 不过仔细想想,这可是公会长的命令,绝对不可能让我占尽好处。 「等级提升之后,应该不可能完全没有坏处吧?」 面对科尔森的劝进,我提出语带拒绝的质问。妮可对于这点似乎早就心里有底,只见她露出苦涩的笑容,停顿片刻之后才继续开口: 「是的。接受委托的契约改为必须事先支付契约金的形式。这是因为有鉴于委托工作的难度过高,半途退出的冒险者不在少数的关系。」 「所以半途退出的时候,损失的金额就由公会和冒险者平均分摊的意思?」 「是……是这样没错。而且像这次长时间未承接工作的情况,必须向公会提出申请。除此之外,公会也会在必要的时候发布紧急召集令……」 我的反问正中红心,妮可稍稍出现心事被拆穿的畏缩神情。 「嗯,必要的时候是?」 「我来回答吧。」 科尔森将背后的斧头放在地上,减轻肩膀的负担之后,接替妮可继续说下去: 「例如高等魔物突然逼近王都、其他城镇能够对付高等魔物的冒险者人数过少。另外就是执行王都的委托或是战争之类的情况,不过这种机会不多就是了。」 「真是不平静。」 「当初你在讨伐哥布林时,顺势成为讨伐翼龙的第一功臣,我们也因此获得可观的酬劳。现在就当成是公会为了感谢你对A等级委托任务圆满成功所付出的贡献,特别提供的慰劳吧。」 「立下大功的人,也要肩负起相对的责任?」 「就是这么回事。虽然让任务的执行范围大幅偏离的我们也有不对的地方,不过你确实协助我们猎杀了一只翼龙。」 科尔森轻拍我的肩膀,一副要我认命的模样。 愈想愈觉得我没什么好处。简而言之,就是以提升等级打开知名度为条件,要我对公会做出更多的贡献。 「我随便问问好了,公会等级大概能提升多少?」 「翼龙相当于等级A,所以公会等级可以提升至A。而且公会还会提拨部分酬劳给亚斯拉大人,奖励您对讨伐翼龙所做出的贡献。」 这次妮可喜孜孜地回答,表情充满了期待。 可以得到酬劳?这倒是初次听闻。 我听说这个公会著重结果论,只要任务圆满成功,委托人和公会都不会有什么意见。打倒翼龙的结果演变成这种局面就是最好的证据,相当合理。 有句话叫做自食恶果。如果将所谓的恶果比喻为芥末,搭配寿司的话就能彰显美味,不过加了金钱这个调味料之后,似乎能超越寿司本身的可口程度。 除了收拾哥布林的酬劳之外,还加上讨伐翼龙的部分酬劳。寿司料是海胆还是星鳗?不,恐怕更加高档。 「姑且不论这方面的问题,如果我不提升等级,就会摆出讨厌的表情给我看吗?」 「你真的是小孩子吗?虽然这样事情就好办了,不过你形容公会不情愿的方式还真是不舒服。」 「你也看到了,我是货真价实的十四岁可爱孩子,有什么好怀疑的?」 「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据。妮可小姐,你说是吧?」 科尔森打量著我,一副退避三舍的模样。 这三年来我经常被雷奥纳德他们带来公会,妮可大概早就习惯了,对科尔森报以几声乾笑。 「事不宜迟,这就替亚斯拉大人办理公会卡的更新手续,可以吗?」 「好啊,请便。」 于是我拿出公会卡交给妮可。妮可将公会卡覆盖在公会登录的石盘,确认石盘发光之后,这才注视著公会卡。 「呀!」 结果她被吓呆了。 「咦?怎么回事?妮可小姐!」 眼见妮可突然大受惊吓,科尔森连忙出声。 妮可颤抖著双唇回答: 「一、一百万!?」 「一百万?」 妮可怪异的语气让科尔森心生疑惑,隔著柜台窥视我的公会卡。 「这、这是怎样?明明拥有这种魔力,为什么还跑去讨伐哥布林?」 「啊,什么意思?」 「去你的,自己看吧!」 姓名:亚斯拉·冯达利悟斯 性别:男 公会等级:A 总魔力量:1202043 这就是公会卡更新之后所显示的资料。没想到我的魔力居然激增到这种程度,三年来成长了大约十倍。 「真是惊人,难怪可以战胜翼龙。」 不过问题在于——这是否可以让名叫冯达利悟斯的权势贵族对我另眼相看。到底该提升到怎样的程度才够?不,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当然要提升到极限为止。 我从妮可手中接过讨伐翼龙的酬劳——一个鼓胀的钱袋。这些只是部分的酬劳,全部的金额到底能够把钱袋撑得多大?相较之下,讨饯一整群哥布林的酬劳根本就是少得可怜。 不过这么多的钱到底该怎么用,也让我陷入迷惘。存起来固然是个办法,稍微奢侈一下应该也不会遭到天谴吧。例如将先前那间武器屋的锁镰——也就是凯萨镰刀买下来,那种奢侈的花钱方式。能凑巧踏进那家武器店,我不禁感到些许雀跃。 武器是必需品,尤其是在本周的精灵祭所举行的活动之一——魔剑武祭中更是重要。 我向妮可和科尔森道谢之后,旋即离开公会前往商业区,目标当然是那家武器屋。于是我就带著彷佛※雾岛○イ为我带路的那种又喜又羞的心情,一路朝著武器屋前进。(编注:雾岛レイ,虚拟美少女导航系统,类似本作主角在现世使用的设备。) 「这么快就来啦?」 「嗯,我要买刚刚的凯萨镰刀。」 讨伐翼龙的酬劳相当可观,买了锁镰还有剩。表明来意之后,名叫拜顿的老板笑著说我是个现实的家伙之后,将凯萨镰刀拿了出来。 「喏,就是这个吧。」 「谢谢。」 我抓了一把金币交给拜顿。 「多谢,有需要再过来。」 结束简明扼要的对话之后,我离开武器屋,只剩下购买高价物品之后的亢奋残留心中。 笑容满面的拜顿目送我走出商店。万一他怀疑小孩子怎么有那么多钱,事情恐怕就麻烦了,看来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毕竟对于店家来说也是赚了一笔,维持双赢的局面才是明智之举。 我带著以皮革仔细色装的锁镰回到家中。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 虽然已经决定今天要好好休息,另一方面我还是想尽快试试这把锁镰,早点习惯它,那股兴奋无法冷却。 「哎,又是这么贵的东西。亚斯拉,你跑到公会去了对吧?」 「怎、怎么会被你发现……」 「那还用说吗?除了讨伐翼龙的酬劳,你哪来那么多钱去买这种武器?」 才刚回到家中,就立刻被雷奥纳德逮个正著。虽然被逮到也不会怎样,心里面还是有类似受一时冲动驱使、购买高单价物品的那种罪恶感。 茱莉亚也一脸好奇地靠了过来开口: 「啊,这是拜顿店里的东西吧?那里的武器都是高品质的货色,相当有名呢。你的运气不错,亚斯拉。要不要帮你打开地下室?」 为什么要打开地下室?我虽然感到疑惑,不过剑士这个人种内心的想法好像都一样。 我的脸上似乎写著『真想尽快试试这把锁镰』。 接受茱莉亚的好意之后,我在地下室打开锁镰的包装。 我像个得到耶诞礼物的小孩子一样,双眼盯著锁镰闪闪发光,这种模样实在不想让雷奥纳德和茱莉亚见到。于是我随便编个必须集中精神之类的理由,得以在今天独自使用地下室。 高兴得又叫又跳的模样实在羞于见人,更何况我的心理是个中年大叔,更不想被人看见。 从包装当中取出的锁镰,大概只有先前所使用的训练用武器一半的重量。刀刃和刀柄的长度没什么改变,不过锁链倒是比较长。 跟前一把锁镰的不同之处,在于镰刀是双刃的设计,点缀细致的金饰,刀刃的基部呈锯齿状弯曲,整体设计都考量到使用者的便利性。 而且秤锤的形状,能保证命中之后对敌手身体造成伤害。 最重要的是——整把锁镰都是以金属打造而成。刚好适合我的特性,而且又彻底轻量化。由于质地轻巧,魔力的消耗应该也能受到控制。 仔细比较之后,我深深感到这才是真正适合在战斗中使用的武器,而不是训练用的器具。 我试著议锁镰飘在半空中。 好轻。 不需要去想什么,就能够轻松浮起它。 接著又使用操纵金属的魔法,试著轻轻舞动。 秤锤和镰刀画出美丽的曲线,在半空中不规则地旋转。风切声异常尖锐,最重要的是金饰通过的轨道所留下的金色残影更是一绝。 原来如此,真美。所谓的武器,也会因为种类的不同看起来这么美丽啊。 一连舞动了好几次之后,心满意足的我这才将锁镰收回掌中。 「嗯,使用起来得心应手。」 之前所使用的锁镰是茱莉亚借给我的,严格说来是属于这个家的武器。如今虽然严重损毁,连残骸都没留下,不过我还是在内心轻轻道声谢谢。 距离精灵祭还有三天。 这段时间必须尽量提升魔力,即使在睡觉的时候,也要尽可能让衰退的体力恢复原来的水准。 藉由这次耗尽魔力之后,伴随而来的魔力超回复,我的魔力量增加许多。光是让金属飘浮于空中,已经无法让魔力在一天之内见底,因此我开始著手于金属的变形。这个工作所需要的魔力量,不是单纯的空中浮游所能相比的。 一开始试著挑战将手掌大小的粗铁针细分成好几份,就是先前讨伐哥布林的时候使用过的武器,却无法使其化为预期中的大小。 结果光是将粗铁针细分为弹珠的尺寸,就让我从早上忙到晚上,浪费了精灵祭开始之前宝贵的一天。 今天的魔力消耗已经逼近极限,差点没把我给累死,不过第二天就明显感受到大幅度的魔力超回复。 第二天开始,就试著将昨天的铁针尽可能摊平或是拉长,有点类似玩黏土的感觉。不过强行将已经定型的金属改变形状,实在相当折腾人。之前也说过好几次了,这需要大量的魔力。 工作本身虽然挺有趣的,不过由于在一瞬间消耗大量魔力的关系,看在旁人的眼里恐怕只会把我当成一直在喘气的变态吧。气喘吁吁的程度十分夸张,就算是平时沉默寡言的学弟,看到这一幕,恐怕也会面无表情地批评道「学长真是个变态」。现在的我恨不得向喵星人像祈祷,不对,应该是※商借猫的手才对。毕竟再过两天就精灵祭了。(译注:日本谚语,比喻忙得不可开交的情况。) 「亚斯控,你不会咏唱咒文吗?咏唱咒文之后,魔力消耗的速度好像会比较慢,这是我从以前冒险队伍的伙伴那边听来的。」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雷奥纳德询问我这件事。 「我的魔法没有任何属性,是所谓的无属性魔法,所以没有既定的咒文之类的东西。我只能被迫放弃咏唱这条路了,雷奥纳德。」 「是哦,真是难为你了。」 「少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雷奥纳德走上的是剑术之路,并非钻研魔法。他是在拔剑的同时,下意识强化身体的那种人,自然对魔法十分陌生。别说他并未具备这方面的魔法知识,搞不好连有没有兴趣都是个未知数。 说到这里,还住在豪宅的时候,诺克德亚也曾经咏唱咒文。念出那串鬼东西挺麻烦的,而且又需要一点时间。也罢,我就当作省下这种麻烦吧。 而且我还保有前世的记忆,更是羞于启齿。真要念出那种跟动漫台词没两样的咒文,我一定会羞得满脸通红。不过其他人咏唱的时候,我倒是不怎么抗拒就是了。 精灵祭前一天的早上。 在这段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感到魔力量的超回复成效惊人。平常我总是习惯在早餐之前慢跑,虽然这是从前雷奥纳德半强迫我接受的训练项目,如今倒成为我的例行公事。 原因无它,就是因为先前的翼龙事件。当初被翼龙追杀的时候,深深体认到自己的体力真是差得无可救药。雷奥纳德的剑术特训于三年前开始,我的体力已经比住在豪宅的时候增加许多,结果在实战中还是连逃离翼龙的威胁都办不到。再这样下去,让冯达利悟斯家对我刮目相看的目标,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慢跑的步调大概是一公里花费四分钟,总距离十五公里,差不多刚好一小时的时间。 距离只是目测的数值,不过从王都的南端跑到北端再原路折返,大概就是这样的距离。 穿越南门附近的喷水池广场、跟商店街中准备开门营业的店家互相打个招呼、与耸立于北端的国王城堡门前的卫兵交谈,再度回到位于南门的起点。 「早。」 「嗯,小子。一大早就这么有精神啊?」 「你的精神也不差。」 原本以为城堡的守卫应该各个沉默寡言,就算我主动攀谈也不会有所理会,想不到今天在城门前站岗的守卫居然是个开朗爽快的男子。 守卫好像是三班制,藜明、中午和深夜各交班一次。我曾经试著以装可爱的方式央求守卫让我进入城堡,结果未能如愿。 「叔叔,只要让我进入城堡,我就会帮叔叔做舒服的事情喔曝」 「呜哇,什么跟什么啊?恶心死了。不行就是不行。」 恶心?你是白痴吗!? 我在内心模仿这句贰号机驾驶员的台词,我的外表雌雄莫辨,你居然说我恶心?有没有问题啊?我只要戴上假发,再稍微化妆一下,绝对会被人当成女生。一定是这样没错。 事情就是这样,我就是进不了城内。好像是因为国王与王族如果有个什么万一就不好的关系。人家就是想见见自己居住国家的龙头老大嘛。 慢跑之后,就跟雷奥纳德和茱莉亚共进友好的早餐。结束之后就进入地下室,透过让金属变形的程序来消耗魔力。变形金属之际,对形状并没有什么规划,完全跟著感觉走。想变成什么就变成什么,如此而已。这样子可以在短时间之内消耗魔力。 只是过于逞强的话,就会超越魔力的极限再度昏倒,因此当魔力消耗逼近极限的时候,我就会停止特训。 在这种情况之下,魔力超回复的进度可望随著慢跑造成的肌肉酸痛超前许多。 理应如此。 啪滋——! 「好痛!」 精灵祭的前一天,我在操纵金属的时候出了问题,今天特别容易产生静电。 这个问题只要让金属离我远一点就可以解决了,偏偏操纵的金属一旦距离太远,就会变得难以控制,我还是希望尽可能就近操纵。 话虽如此,静电的问题还是令人十分在意。 「太乾燥了吗?」 这么说的同时,我试著让自己逼近耗尽魔力的极限。今天进行的是将先前的铁针在一瞬间均分为弹珠大小,飞舞于半空中的练习。相较于开始细分金属的那个时候,自己的魔力居然在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之内增加到这种程度,老实说连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那个时候光是把铁针细分成弹珠大小,就要花费一整天的时间,魔力也几乎消耗殆尽呢。 每天把玩金属的结果不但强化了魔力,也逐渐习惯了这种作业。 啪滋——! 「好痛!」 又来了。 每当我在打算操纵金属的时候,灌注超出所需的大量魔力,就会造成静电。 如果不当一回事,同时将弹珠大小的金属全部延展为又细又长的铁针—— 劈哩啪啦! 「啊……」 我发出不成声的哀号,直接倒在地上。 体内叉痛又麻,完全无法动弹。 这次产生的静电一点都不可爱。 放电的时候,在一瞬间迸射出令人睁不开眼睛的强光,简直跟电击棒没两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 身体还是不能动,也无法随心所欲地发出声音,我被这次的静电击个正著。 几分钟之后,身体总算恢复了行动力。 这段期间我就像是斗牛犬一样口水直流,双腿不停颤抖,肌肉异常僵硬。由于还保有意识,感觉更是难受。 我爬了起来,呼吸十分急促。 「呼、呼,好痛……」 触电的那只手依然微微发麻。 而且还冷汗直流、头痛欲裂,呼吸和脉搏都微弱而急促。 看来这是疼痛所造成的轻微休克,跟电击本身无关。我努力做了几次深呼吸。 虽然有点想吐,总算勉强恢复了平静。 今天真的被电怕了,不想再使用魔法。可是明天就是精灵祭,若就这样迎接明天的到来怎么办?害怕触电而不使用魔法,就等于是无法使用锁镰,当然也不可能射出铁针。到时候只能在没有魔法的情况下挥动锁镰了。 慢著,等一下。 精灵祭的超级重头戏——魔剑武祭的主办单位,是耶亚斯利禄魔法学园。 诺克德亚和米蕾蒂当然也是学园的学生。像瑟孚兹那种在意世人的眼光、又崇尚实力主义的父亲一定会让他们参加,这也是显而易见的道理。 我可不想在比赛场上让大家看见这种丑态,更不想像只跳上陆地的鱼一样,在日水直流、全身抽搐的情况下死去。 说什么都不要,太逊了。 一旦在魔剑武祭的舞台上露出那种丑态,铁定会让群众连声喝采,当然是喝倒采。 真是可笑。 「哈哈哈哈!」 不行,现在不是自我解嘲的时候。 必须找出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 首先我的魔法不只是操纵金属,否则就不会导电了。就先这样假设吧。 为了一鼓作气大幅改变金属的形状,就必须增加注入的魔力量,结果引起了放电。 为什么会放电?而且还是冲著我来? 一想到这里,顿时为了自己的没出息感到生气。 咕。 请大家不要误会,这是我肚子的声音。※江户○美不在这里,没有人竖起大拇指。(译注:江户晴美,日本的搞笑女艺人,招牌搞笑姿势是竖起大拇指说GOOD。) 我※不是生气,而是肚子饿。这一定是连咕的声音都发不出来的双关语。(编注:生气跟肚子饿的日文汉字中都有『腹』这个字。) 再怎么思考也不是办法,肚子叫我还是先吃饭吧。 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逼近中午了,其他事就等吃过饭再解决吧。 于是我爬上地下室的楼梯。 「肚子饿了,哥哥。」 「已经在做了。」 回到客厅一看,臭著一张脸的茱莉亚正在催促雷奥纳德快点煮饭。茱莉亚也会做家事,不过这个家基本上都是由雷奥纳德包办所有的家事。他真的是个居家好男人,厨艺恐怕比一般的家庭主妇还要高明。 [需要帮忙吗?」 「嗯,亚斯拉。不必,你坐著吧。」 于是我听从雷奥纳德的指示,坐在茱莉亚身边。 「亚斯拉,特训还顺利吧?」 「稍微遇到点瓶颈。」 「咦,真的吗?有没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 「我也不清楚,基本上我连真正的原因都不知道。」 「嗯,伤脑筋。」 我实在不知道原因。为什么魔力增加到一定程度,就会自行放电?让我无比在意。 「好痛!手割到了!」 「这种小事不重要啦,我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什么叫做不重要!」 两人的互动差点让我笑了出来,下一秒钟表情却忽然结冻。 这种瞬间的反射性念头,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 被视为不可能解读的密码,其唯一的解读方式,就在没有任何前兆的情况下,彷佛神托一般翩然降临。在这一瞬间,散落的拼图一一组合起来,我的思绪瞬间一片明朗。 「茱莉亚,你刚刚说什么?」 「呃?这种小事不重要……」 「这真的不重要,我是指后面那句话。」 「什么叫做真的不重要!」 无视雷奥纳德大声抗议「太过分了」,我静待茱莉亚的回答。 我想听茱莉亚再说一次,好确定从刚刚感觉得到的答案是否正确。 「呃……前胸贴后背。」 「贴?」 「没错,贴。」 「谢谢你,茱莉亚!我最喜欢你了!」 「啊?」 「等一下,亚斯拉!饭已经煮好了!」 「这种小事不重要啦!」 向茱莉亚简短致谢之后,我立刻冲向地下室。完全无视雷奥纳德的制止,心无旁骛地朝著地下室前进。 半路上好像听到雷奥纳德以几乎快要哭出来的虚弱声音说出「什么叫做不重要」,不过那些事情现在真的不重要。 现在不是直嚷著害怕魔法的时候。 身体被好奇心所驱使。 冲进地下室之后,我调匀呼吸。 接著我立刻从映入眼帘、并排在墙上的长剑之中,随机选出数把悬浮于半空中。 比照先前操纵铁针的要领,我利用魔法将长剑宛如黏土一般地撕开,捏成好几个小小的球体。 将区分之后的球体再度细分,所有的球体全部比照办理。 同样的步骤,以秒为单位的间隔重复无数次之后,引发出先前的现象。 啪滋……啪滋啪滋…… 球体冒出短暂的火花,产生了小型的放电现象。 不过这样还不够。 必须加速这种魔法的动作,让一次的行动产生更大的效果。 金属已经被细分为以肉眼辨识相当吃力的微小球体。 任谁都想像不到——这些微小球体的原型竟然是一把长剑。 我将如今被分解成数百个碎片的金属颗粒,同时在一瞬间细分成更微小的个体。 已经快到魔力的极限了。 这时我终于掌握到——这种粗暴的魔力使用方式的诀窍。 差不多该发生了吧? 否则我又会倒地不起了。 于是我一口气将魔力灌注至最大极限,打算一决胜负。就在这个时候—— 啪滋……啪滋…… ……滋……滋滋滋……啪滋! 电力特有的刺耳爆音,从眼前跟虫子一般大小的金属集合体传了出来。 蓝白色的电光接连闪烁,完全不给我眨眼的时间。 之后就从我的面前,直线撞上正面的墙壁。 强烈的电击声在这一瞬间,化作轰然巨响传遍整个地下室,大大震撼了我的鼓膜。 撞上墙壁的电击从墙壁跑到天花板,又从天花板冲到墙壁以及地板,朝著四面八方乱窜一通。 富含节奏性的弹跳就像是奔跑在原野上的兔子,最后消失于具有接地线功能的地面以及墙壁。 一次放电就几乎消耗我所有的魔力,现在的我,连让锁镰悬浮的魔力都没有。 或许是耗尽魔力之后特有的虚脱感、以及放电的影响使然,电击在皮肤表面留下略为酥麻的余韵。 「什么?闪电?」 那不是我的声音。 沉浸于自己的假设获得证实的成就感、耗尽魔力的虚脱感之中,位于我后方的地下室入口处突然传来声音。 茱莉亚和雷奥纳德站在那里,大概是闻声过来的吧?两人显然大受惊吓。 「亚……亚斯拉,你……你做了什么……?」 雷奥纳德的双唇颤抖,甚至忘了闭上双眼。 「哈哈哈,我也吓了一跳。这叫做所谓的放电,是不是觉得皮肤麻麻的?」 「这不是闪电吗……?下雨的时候会出现的那种……难道不是?」 「雷奥纳德,等到你冷静下来之后,我再来解释好了。」 「嗯……」 异常激动的雷奥纳德,以及惊讶得说不出话的茱莉亚。差不多等到三十分钟之后,两人才从惊吓状态恢复过来。 就狭义而言,我的魔法是操纵金属。 不过扩大视野重新检视,为什么可以操纵金属这点就启人疑窦了。 那是因为我拥有能作用于所有金属的力量,而且几乎不会对人体造成影响,这是非常科学的解释。 由于我是以魔法达到这种效果,称之为魔术也无可厚非。不过在我看来,其实这依然是科学领域。 磁力。 茱莉亚说的『前胸贴后背』让我灵光一闪。 我的无属性魔法不是操纵金属的力量,而是随时制造出磁场的能力。 之前一直以为是指对金属有效的魔法,所以才没注意到为什么可以操纵金属的问题。 『贴』。 利用磁力来操作引力或是斥力。 以强制的手段,制造出令人无法置信的强力磁场,进而撕裂金属,或是搓成圆球。 不过另一个启人疑窦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会发生放电现象。 这就超出这世界文明水准的范畴,踏入科学领域了。 我把先前的长剑细分成无数的小碎片,几乎到了不复原型的地步。 唯有透过强大的魔力——也就是磁力与磁界方向的无数次改变,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反覆发生的磁场反转,产生了电流。 这是我在前世的日本,进修家电开发的相关课程所学到的知识。 不过磁场反转所产生的电流非常微弱。 不足以在室内制造出像刚刚那样的闪电。 因此需要在短暂的时间之内,尽可能增加磁场反转的次数。 然后在大气这种绝缘体施加高伏特的电压,造成足以发生绝缘破坏的高压电,才能引发那种强大的放电现象。 不过为了引发放电现象,必须对磁场进行复杂的操作,吸取的魔力也庞大得前所未有。 数量相当于我所有的魔力。 这是秘技中的秘技,而且只能使用一次。情况允许的话,实在不想在战斗中使用。 即使是精灵祭也不例外。 「——事情就是这样!」 依然处于亢奋状态的我带著粗重的喘息,结束了简略的说明。可是—— 「磁场反转?」 「对不起,亚斯拉。我和哥哥不像你受过专门的教育。」 哈哈哈,说得也是。 这是这个世界尚未成形的科学领域。 地球的科学理论,在这个世界是以魔法来取代的。 也难怪两人有听没有懂。就算在贵族阶层,也不是广为人知的常识。 「简而言之,你是利用魔法产生落雷的是吗?」 「嗯,算是吧。」 「是哦,你真聪明。贵族的孩子都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不过我只是微微苦笑,并未说出口。 我所遇到的瓶颈在这一天获得解决,我的无属性魔法还真是披著羊皮的狼。 距离精灵祭已经没剩下多少时间了。 如果能够赶在开幕之前掌握放电的技巧,多少也能产生一些自信,偏偏魔力所剩无几。 魔力的回复无法期待,耗尽魔力的虚脱感也护我斗志全消。除了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之外,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套用其他的说法,就算还想继续特训,也是力不从心。 现在唯一还能做的事,大概就是赌一赌今天这种电击魔法消耗的魔力所造成的超回复,能够在明天早上的时候增加多少魔力了吧。 一次的放电就让我瞬间损失了数值高达百万的魔力,理论上应该会化作一定程度的魔力量反馊回来才对。 魔剑武祭的正式比赛上,最好不要使用这种魔法,不过那应该也不是可以让我说这种话的家家酒大会。再怎么说,那里聚集了全国的剑术、魔术高手,绝对大意不得。 就算如此,使用这种魔法还是要先做好消耗所有魔力的心理准备。 绝对不能在大会的初期阶段使用,这是尽可能别用的最后王牌。到时候还是会以磁力操纵锁镰的魔法为主。 我突然望向地下室,墙壁和地板留下了为数众多的放电痕迹。 试著摇摇头,这才发现在电力的影响之下,我的头发全都站了起来。 没错。我所留下的这些痕迹,才是我的无属性魔法——现在我能够拿出自信如此表示。 打量著墙壁、天花板、以及地板被烧成焦炭的部分,顿时有种终于走到这一步的感慨。 已经无法回头了。 之前就算无法站上最高峰,还是以自己的方式努力不懈。我自认为已经尽了最大限度的努力,没有遗憾,没有悔恨,就像是前世的我。 或许这只是自我满足,不过我确实很满足,这样就够了。 无怨无悔。 没错,我满足于这种生活。 雷奥纳德和茱莉亚就像是哥哥和姊姊,也像是父亲和母亲。 这种从陌生人开始共同生活的日子,虽然在现实世界无法想像,如今却如此地令人喜爱。真的很感谢他们两个。 我将以这种生活为动力,面对精灵祭的挑战。这是我能报恩的最好方式。 诉谙言语固然有点难为情,不过这就是我最真实的感受。说到难为情,或许我跟雷奥纳德有几分相似吧。 带著这种充实的心情,我迎接精灵祭当天的到来。 ◇◆◇ 「来,拿去!」 「这是什么?」 「兔子的面具。」 「这点我看也知道,为什么突然给我这种东西?」 精灵祭当天,茱莉亚交给我一只木制的兔子面具。 时间是早上七时许,我刚走出家门,地上有两条被朝阳拉长的较大黑影,以及一条比较小的影子。 茱莉亚交给我的面具在眼睛的地方挖了两个洞,从正面看来,眼睛刚好是两个黑点,相当缺乏真实动物的感觉。兔子的特徵是长长的耳朵,这只白色的面具当然也有。唯独嘴巴的部分制作得相当可爱,而且开了个小洞便于呼吸,不过整体的表情还是十分淡然。 「昨天见到你的闪电魔法之后,我跟哥哥讨论了一下,认为王都方面不会放过能够使用这种强力魔法的人。」 「为了避免成为王都、或是王都魔法研究机关竞相拉拢的对象,精灵祭期间就用这个遮住脸吧。」 不知道为什么,茱莉亚和雷奥纳德解释原委的表情有些得意。 总之就是特别为我想出来的方案。 雷属性的魔法确实尚未在这个世界获得合理的解释。而且一旦成为王宫附属机构的研究对象,或许会被迫过著不自由的生活。 这点我可是敬谢不敏。 如此思考之后,这个面具似乎并非毫无意义。但只用这张面具隐藏身分,还是让我产生不安以及欲盖弥彰的感觉。 「尽管放心吧。为了炒热气氛,很多人都会戴著面具参加精灵祭,不会太突兀的。」 「我很感谢两位的好意,不过为什么是兔子?自己的面具还是希望能够由我来选择啊。」 面对我的质疑,茱莉亚以轻快的语气喜孜孜地回答: 「那是因为看到昨天闪电撞到地下室的墙壁之后,沿著墙壁往四面八方跳来跳去的感觉很像兔子,所以就到附近的商店买了这个面具。」 「……原来是买来的啊。」 摆明了就是市售的面具。不过既然如此,应该也有其他人戴著同样的面具也说不定。这算是一种伪装吗? 「而且不觉得很可爱吗?」 这才是她的真心话吧。不过这哪里可爱啊? 眼睛只是黑豆豆,一点笑容都没有。光只有嘴巴做得稍微可爱,还是让人觉得要称赞它很勉强。反而还跟没有笑容的眼睛非常不协调,根本就只是帮倒忙,严格说来完全没有可爱的元素。 女孩子都喜欢这种的吗……? 「一定要戴著这个参加魔剑武祭喔。」 我以含糊的回答蒙混过关,然而眼前却浮现出自己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戴著兔子面具参加今天魔剑武祭正式比赛的画面。 (后续情节请见『无属性魔法的救世主2』)

上一章   1/1   下一页

上一话下一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