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暗杀教师与人偶馆的特别讲义

1页/共8页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xobao

资源:xobao

翻译:圣川玲

[老师,今天的课程是什么呢?]

贵族的小姐天真无邪的问道。

[是的,小姐,今天我们打算要试着改变一下上课的特色。]

在旁边的等候的家庭教师的青年,微笑的回答道。

两人站在茂密的森林前,登上了有着非常可怕的气息的洋馆。

看起来马上就要崩塌的石墙上有着生锈的大门,杂草无限生长的前庭里,在泥浆做的墙壁上爬来爬去的绿色的常春藤——那里仿佛就像,书中所描写的鬼屋一样。

虽然只是1层楼的建筑,但是为了拥有土地而斩断了森林的树木,里面是平坦的独特的构造。因为家庭教师的青年没有任何犹豫地踏入了这地皮,贵族的少女也慌慌张张的跟了上去。

以过于毛骨悚然的风景为由,少女缠住了青年的胳膊。

如软糖般的脸颊上印着红霞,周围的黑暗也巧妙的隐藏了起来。

[那个,为什么今天在下层居民区?我可是第一次进入到真正的森林啊]

[是这样的没错。因为城里几乎没有像这样的环境。]

青年举起右手拿着的灯笼,从石阶一直照亮至玄关的大门。

灯笼的玻璃窗里,寄宿着神秘的蓝色的火焰。那并不是自然的起火现象。它很好的展示出那个过于坚韧的光芒和没有发出一点热量的冷淡。

“玛那”的火焰——这个世界里身为贵族阶级所拥有的神秘力量。被其所缠绕的人,拥有超越人类的身体能力和被授予了各种各样的异能,是给予人类最后的希望之光。

然而旁边的少女是这个国家仅有三家的君临于贵族阶级顶点的公爵家的千金,名叫梅丽达﹒安杰尔。高贵的她来到如此偏僻的森林,可能真的是13年人生中的第一次啊。

[话说回来,梅丽达小姐。你认为今天的课程也会做一些激烈的运动么?这样的穿着,没关系么?]

青年岔开了话题,公爵家的小姐梅丽达往下看向自己的服装。

引人注目的鲜艳的红色,可爱又不失品味的哥特风的衣装。

是她正在上的玛那能力的养成学校,圣德特立修女子学院的制服。

虽然压着短裙,但一点稍稍变红的梅丽达像有点发火的嘟起脸颊。

[那,那是,说了是离开住宅到外面去。不能穿着练习的衣服在街道上走!]

[原来如此。但是,请小心不要受伤。这个洋馆是——]

青年一边说一边快速的抬起了左手,制止住了梅丽达。她刚不由自主的站在停下脚步的时候、从石阶的缝隙中嗖嗖的!不知道是什么细长的东西一起飞了出来。

[咿呀!?]

梅丽达悲鸣着躲在了青年的身后。

那个该说是像绳子还是像鞭子,总而言之,惊起波浪的像是几个真正的绳子。宛如食虫花的样子,嗖嗖的飞快的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这,这,这是什么啊?活的东西……好像又不是啊?]

[对,只单单是绳子而已啊。如果有人靠近玄关好像被“适当的束缚,封印住行动”这样的举动而设定着。]

青年冷静的观察着,谜一般的食虫花好像停止了行动,沙沙的用淡然的动作吸着回去了。青年用不会被吃的表情向着玄关再次迈出了脚步,梅丽达没有塔上一部分的石阶,大大的绕了一圈跟了上去。

对着不顾羞耻心而抱着手臂的梅丽达,青年向下窥视着。

[刚才的是一种陷进哟。是现在已故的这个洋馆的女主人欢迎时打的招呼吧。]

[我,我想绝对只是故意让我讨厌!到底怎么回事,这个洋馆!?]

因为刚刚才说了有妖怪会飞出来,梅丽达重新环顾了下四周。

如果要说奇妙的话,就是这个森林本身了。直到来到这里,路上别说是人影,连野兽都没看见一只。只有这栋房子在这没有人影的地方稀落着建着,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家庭教师到底想在这里上怎样的课程啊?

好像读了紧紧地抱着左臂的少女的一层层的想法一样。

[除了我们,谁也没有。所以才是最适合的啊。]

家庭教师的青年是——库法﹒梵皮尔,这么说着露出了冷冷的笑容。

————————————

洋馆里面是全黑的,不用说都知道,完全没有人住的气息。

梅丽达刚看向锁上的玄关的大门,那么该怎么办呢,作为家庭教师的库法,举起了一只手臂,啪的打开了手掌。之后从五指开始火焰的碎片大量的迸发了出来,在洋馆中扩散开来。一个一个飞入那边这边的灯笼,视线被朦胧的点亮。

慢慢展现在的眼前的是,巨大的正方形的玄关和有四个角落的大门。不愧是有些荒芜的东西,从外观来比较的话,还算保存得有点生活感。作为独特的构造的是,看不见所有的窗户。

放下用手卸下的灯笼,库法张开了光滑的口。

[这里是30年前死去的天才艺术家,薇兹﹒旺斯小姐的画室。被周围人作为相当奇怪的人的她,听说像这样有着在下层居民区的外面的别墅,她一边从天然的植物身上寻找灵感,一边以此激励创作。——今天的课程是,把这边的废馆作为舞台,来吧。]

上一章   1/8   下一页

上一话末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