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章 运动型屁股觉醒

1页/共1页

……到底摇晃了多久呢? 「噗欸噗!?」 在东乡家遭到绑架的我和丝卡蒂,被强制带到了某个不知名的场所。 我真的不晓得这里是哪里。因为在被限制行动时,我还被套了个类似麻袋的东西,所以完全无法得知周围的状况。 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过了十几分钟后。或许是到了目的地,我被扔到某个似乎是地面的地方,然后扭动全身挣脱麻袋。 「……噗哈…………这里是哪里!?」 我成功挣脱麻袋。与此同时,我闻到了刺鼻的药品味道。 「正人中尉……!?」 一起被绑架来的丝卡蒂,仍穿着结婚礼服倒在地上。 我试着环视周围,这里……是个像学校的体育馆般宽广,但空无一物的房间。 周围的墙壁和天花板,都被看似能吸收冲击的素材覆盖。是个让人完全感觉不到生活气息的冷清房间。 这里到底是哪? 「这里是,研究所……!」 丝卡蒂说道。 「是我们曾经参加过的军方MT研究机关,『槲』的总部。我对这个实战观察房有印象…………可是,这里应该随着『槲』被解散而关闭了……?」 「那些人应该知道答案。」 出现在我和丝卡蒂面前的,是在绑架发生前还与我们面对面谈话的悌一郎,以及他带来的古怪集团。 那些人全都一身黑衣,真的只能以古怪集团来形容。 这个集团大约有二十人。不过几乎所有人都穿着潜水员专用的那种又黑又紧的潜水服,浮现出经过锻炼的肌肉。他们戴着充满机械感的护目镜遮住脸。这种一身黑的打扮——宛如影子般的印象,然后我一看见他们就产生某种想法。 是暗杀者吗? 从这状况来看,这些人一定是仗着人数优势,将我们绑来这里…… 「……这个就先由我保管了。」 说出这句话的悌一郎拿在手上的,无疑是我的智慧型手机。 可恶,是在我被带来这里的期间被拿走的吗?既然夺走我们联络的手段,就表示这些家伙是认真想绑架并监禁我们。 「欢迎来到『槲』重新出发的地点。对丝卡蒂应该说『欢迎回来』吗……?」 悌一郎以游刃有余的表情说道。都把人绑来这里了,还在说这种话。 「丝卡蒂,这里的光景很令人怀念吧。过去你曾经在这里一面和芙蕾雅练习对打,一面协助进行调查MT能力细微变化的实验。那些日子,马上就要重新开始了。」 「前提是获得军方上层的承认吧?」 我的讽刺,让悌一郎顿时语塞。 「不过既然你都做出这种违法行为了,上层绝对不可能承认吧。你自己亲手扼杀了自己的目的。还有这暗杀者集团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那些荒诞无稽的书里常出现的军方秘密部队之类的?」 「不对……这些家伙和军方完全没有关系……!伊具院博士!所以下官才叫你帮这些家伙换衣服!这身打扮不仅显眼,还容易让人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悌一郎怒吼的对象,是除了他以外唯一没有打扮得像暗杀者的白衣男子。男子看起来约三十岁,病态般的消瘦身材给人神经质的印象。从这身打扮来看,男子似乎是个研究人员…… 「伊具院博士……是『槲』的研究人员之一。」 丝卡蒂似乎认识他。 「不过他从不和其他人沟通,在研究人员中也被孤立,而且还经常因为提出过于激烈的实验引发问题。在『槲』解散时,他也是最强硬反对的人……」 「革新的科技会被无知的旧社会拒绝。这是世间的常理啊,丝卡蒂。」 名叫伊具院博士的白衣男,发出与其病态外表相符的尖锐声音。 「然后东乡上校,请别太在意这种小细节。这次的行动只有我跟你参与,既然不能使用军队的士兵,就只好凑合着利用这些兼职人员。」 白衣男子以湿滑的视线,舔舐般凝视自己的合作伙伴悌一郎。让后者害怕得不敢再追究下去。 然后他们的注意力再次转移到我们身上。 「首先,请让我为强制招待你们过来致歉。要是你们能更配合一点,我就能更和平地带你们参观这里……」 「别讲得好像是我们的错似的,你这个绑架犯。」 「唔……!我、我想重新拜托你们一次。为了国家,为了和平,请你们协助军方进行MT能力的研究。」 「你都已经犯罪了,还谈什么和平啊,危险分子。」 「唔喔!?」 我持续咬着绑架的事情不放,接着悌一郎便露出让人觉得有趣的狼狈模样。既然会让你打击这么大,就别诉诸违法的手段啦。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为了从外敌手中守护这个国家,下官甘愿承受污名!」 政治犯典型的自我陶醉。拜托也站在被迫陪这种人的一般市民的立场想一下。 「悌一郎哥哥……!就算做出这种暴行,又有什么用呢……?如同先前所述,我已经失去了MT能力。即使你命令我协助你们,办不到的事情就是办不到……!」 丝卡蒂以悲痛的表情喊道。 「而且如果只是要我协助,为什么要连正人中尉一起带来……!?这和正人中尉无关。他不是东乡家的人,甚至连军人也不是……!」 「那是因为我也有事情想请他协助。」 悌一郎语带深意地说道。 「十王正人,关于前阵子播映的电视节目。虽然内容下流,但非常有趣。」 电视节目。是指我为了和斑鸠先生决一胜负而举办的泳装大赛吧。让许多拥有MT能力的女性以选手的身份参加,其中也包含了身为「破千者」的美夜、缓花和丝卡蒂。 「在看过节目后,我发现你参加的民间组织除了丝卡蒂以外,还有其他杰出的能力者。而且还是『破千者』这种远超出常识的能力者。请务必让那些人也来协助军方。我想请你帮忙游说。」 「你说什么……!?」 换句话说,这家伙光是丝卡蒂还不够连美夜和缓花都想当成小白鼠吗? 「强者总是背负着责任。背负正确使用自己力量的责任。十王正人,如果你是那位荣誉的MINOS司令的儿子,应该能够了解这点。」 「所谓的邪恶组织,就是由最讨厌这种道理的家伙们聚集而成的啊……!」 我包含着敌意与拒绝如此说道。 悌一郎因此露出失望的表情。 「……正人,你什么都不懂。不晓得现在的世界情势有多么紧迫,在和平的日本悠哉生活的你,根本就不了解日本目前面临的状况。」 「什么……?」 「MT能力是代表新时代的革新领域。各国都在激烈地竞争,努力研究这块领域,想尽早将此导入实战。日本不能在这股潮流中落后。因为一旦落后,就代表这个国家将会灭亡!」 悌一郎愈说愈激动。仿佛陶醉在自己的言论之中。 「美国、俄国、中国、印度,以及欧洲各国……他们都各自倾注所有技术,拼命想将MT能力利用在军事上。若我国能早一步将『破千者』投入实战,就能在这场军事竞技中脱颖而出!你不可能不知道这将为国家带来多少利益!」 「为了这个目的,就算要牺牲和军队完全无关的女孩子们的人生也在所不惜吗?」 「这都是为了国家的繁荣。我会让你组织的人才清楚理解到这点,而在东乡家出生的丝卡蒂更是连劝导都不用……噗哇!?」 今天第二记的飞踢命中悌一郎的脸。承受不了这道冲击的悌一郎被整个人踢飞,牵连到几名后方的暗杀者,让他们让他们像保龄球般东歪西倒。 踢的人当然是我。 「如果需要牺牲国民才能守护国家,那军人的价值就比垃圾还不如!」 我很清楚自己现在是被囚之身。要是轻举妄动,可能会丢掉性命,还是表现得顺从一点比较聪明。 不过这些无聊的道理都是屁,我才不想勉强自己不把眼前的这个笨蛋打飞。 「你们这些军人!不就是为了守护普通人的生活而存在的吗!?不就是为了要让住在这个国家的人们能够安居乐业,才会需要像你们这样的职业军人吗!?如果你们不做自己的工作,只想将责任推给丝卡蒂和美夜她们,那就不需要你们啦!你们只是派不上用场的米虫!」 即使拥有超越人类理解范围的超能力,还是会怀抱着希望生活。美夜想和信任的男性共度一生。缓花希望能穷尽剑之道。 如果有人自以为高尚且瞧不起她们,打算践踏她们的希望,那我将为了守护她们成为恶人! 伴随着「磅!」的一声,我感受到一股震撼全身的冲击。 震源是腹部,我低头一看,便发现肚子开了个洞。 「感谢你的高谈阔论,但对我来说,你的想法才是垃圾。」 说这些话的人,是刚才那位叫伊具院的白衣男子。他的手上握着一把正冒着白烟的手枪。 「——正人中尉!?」 丝卡蒂发出不寻常的惨叫冲向我。 多亏她撑住我的身体,我才不至于倒下。但腹部理所当然地喷出鲜血。 「对我来说,重要的是科学的发展。人类的进化,就是科学的进步,没有科学的人类与动物无异。因此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人类都必须发展科学。若是为了这个目的,区区一般人的人生,你不觉得应该高兴地牺牲掉吗?」 「伊具院博士!?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再怎么说都不需要用枪吧……!?」 悌一郎起身靠近白衣男子,但对方冷静地回答: 「有什么关系。幸好他的价值并非他自己本身,而是握有几名『破千者』。只要利用他引诱她们过来,他就没用了。无论是生是死都无所谓。」 「可是……!」 「这个嘛。如果他能拿来当人质,那就破坏他的肺,替他装上呼吸器来威胁那些人如何?『敢反抗就停掉他的生命维持装置』之类的。如果这样就能让几名『破千者』听话,那以一个小鬼来说,他称得上是具备非比寻常的价值。」 「伊具院博士……!你……!」 丝卡蒂以野兽般的眼神瞪视那名白衣男子,但后者依然若无其事地说道: 「丝卡蒂,失去MT能力,想必也让你十分不安吧。不过你放心。我会以最尖端的科学技术,立刻让你恢复能力。看是要使用能让中枢神经兴奋的药物,还是直接将晶片埋进脑中都行。虽然以前因为那些主张伦理的笨蛋,害我只能进行儿戏般的实验,但以后就能利用你来确认各种可能性了……!」 疯狂科学家。 只能以这句话来形容这个男人。他根本不把人当人看。 过去阿萨谢尔银行的斑鸠先生,在和我比赛时也曾叫我交出「破千者」的成员。然而现在回想起来,那完全只是为了刺激我的谎言。毕竟阿萨谢尔银行非常珍惜旗下的能力者,简直就像是为能力者而生的组织。 不过眼前这个白衣男子不同。这家伙根本只将MT能力者视为用过即丢的实验道具。 「我不会让你碰丝卡蒂一根汗毛……!」 我离开丝卡蒂,只靠自己的双脚站立。 从腹部的枪伤喷出的鲜血,染红了我的衬衫。 「哎呀,你这个实验对象都当不了的垃圾还真有精神。不过身受重伤的你,能奈我何?」 白衣男子的指摘,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 我将手指插入自己的伤口,挖出里面的子弹端详。因为外表和颜色都和我预料的一样,所以我马上就丢掉了。 「……明明是军队的人,居然使用九毫米鲁格弹。这种东西杀得了人吗?」 「我不过是个协助军方的平民。威力更强的枪反作用力太大,实在不适合我这纤细的手臂。」 光是你有枪这件事就已经违法了吧,这家伙的言行举止完全是个犯罪者。 眼前是枪口,周围是之前的暗杀者集团。实质上根本无路可逃。我将丝卡蒂抱近自己,仔细朝周围投以牵制的视线。 「正人中尉……!」 「丝卡蒂,你别动……!」 虽然不太可靠,但既然现在的丝卡蒂无法使用MT能力,那剩下的武器就只有我的腕力了。 只靠这个,不晓得能不能至少让丝卡蒂逃跑。 「等等,伊具院博士!虽然下官确实违抗了军方高层的命令独断行事,但也不能因此犯法!下官绝对不允许你当着下官的面杀人!」 悌一郎用力按住白衣男子手上的枪。就在这个瞬间—— 眼前变得一片漆黑。啪嚓!现场响起某个像是开关关闭的声音。 「怎、怎么了!?」 「可恶,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是电源吗!?快去检查断路器!」 我听见悌一郎和白衣男子吵闹的声音。 从这阵骚动来看,室内应该是因为电源被切断才变得一片漆黑,而且这对他们来说还是突发状况。 好机会! 「丝卡蒂,往这里走!」 「呀啊……!?」 在灯还亮着的时候,我早就确认并记下了出入口的位置。在连窗户都没有的一片黑暗当中,我撞开了几个应该是暗杀者的障碍物,冲向房间的出入口。 「丝卡蒂!你在哪里?」 「等一下!别跑啊,我的研究成果!抓住他们!」 我毫不犹豫地用身体撞向应该是出口大门的地方。幸好我似乎猜对了。伴随着某种东西被撞开的声音,我和丝卡蒂穿过墙壁。 「正人!还有丝卡蒂!?」 穿过门后,某人向我们搭话。眼前有个看似手电筒的光源。而拿着那个的是…… 「志四郎!?是志四郎吗!?」 东乡家的四男,丝卡蒂的哥哥志四郎。他应该待在东乡家才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有话晚点再说!先全力逃跑吧!」 对志四郎的提议毫无异议的我,默默跟在志四郎后面,在这个被称作「槲」的研究所走廊上奔跑。 「正人中尉……!我可以自己跑,所以请放我下来……!」 「没关系啦!」 在逃跑的时候,丝卡蒂就成了被我扛在肩上的行李。不过这样正好,她现在穿着结婚礼服,跑起来应该很困难。 「……志四郎,是你制造了这场停电吗?」 我边在走廊上奔跑边问道。 「是啊!哎呀,再被妈妈赶出门后,我想反正也不可能买得到葡萄口味的○挞,就在家附近闲逛,然后就碰巧目击你们被大哥抓走。我当时慌了手脚,所以匆忙之下就先跟踪你们,一直来到这里!」 没想到居然因为这种用过即丢的笑话得救了!? 这间叫「槲」的研究所正式上来说还没重新开放,表面上仍是关闭的状态。因为不能在这种设施外面配备警备人员,所以不过是门外汉的志四郎才能顺利潜入。 他似乎是看准那些家伙将注意力集中在我们身上时,找到了研究所内的电灯开关并将其关闭。 「嘿嘿,我本来打算趁乱把你们救出来,没想到你们居然自己跑出来了。真不愧是正人!」 虽然不知道他为何莫名对我有这么高的评价,但总之我还是很感谢他帮我们制造了逃脱的机会。 「那么,救援什么时候会来!?」 「咦?为什么要问这个?」 「咦?」 呃,因为志四郎是在目击我们被绑架后,才一直尾随我们到这里来吧? 「你应该已经联络了待在家里的禅八郎先生,而宪兵之类的援军也正往这里过来吧?」 「说什么蠢话!我不是说我刚才慌了手脚吗!我光是跟踪你们就很勉强了,根本就没办法联络任何人!」 「干嘛说得这么得意!既然如此,那现在赶快用手机联络大家!」 「说什么傻话!立志成为军人的我,怎么可能会有那种轻浮的东西!」 居然认为手机轻浮,这是哪个时代的价值啊?我的智慧型手机刚才被拿走了,穿着结婚礼服的丝卡蒂也不可能有带手机。 「我在来这里的途中有巡过几个房间,或许是因为这里还在关闭中,每个房间都空荡荡的。几乎只剩下桌子和椅子。」 换句话说,就是没有固定式的电话。没有任何联络外界的手段。如果想摆脱这个困境,就只能靠自己的力量逃离这个研究所。 就在我将状况整理到这里的时候。原本一片漆黑的视野,突然变得清晰。白色的电灯闪闪发光。 「……电恢复了。他们已经重整态势了!追兵要来了,动作快!」 「你还真习惯危险状况啊?」 在我们目前奔跑的走廊前方,有一扇装了玻璃的门。门对面显示出夜晚的景色。 能通到外面!随着状况好转,我和志四郎自然地加重脚上的力道…… 然而就像是为了阻挠我们逃跑般,之前那些暗杀者们又出现了! 「可恶!居然已经来到这里!」 四名暴徒从旁边的走道出现,阻挡在我们与通往出口的道路中间。 「怎么办,正人!」 「就算回头,也只会回到那个臭白衣男和你哥哥那里!硬闯过去吧!」 我没放慢奔跑的速度,直接扛着丝卡蒂冲向暗杀者们之间。他们手上拿着看似短剑的凶器,看起来就是想杀了我们。 首先是第一个人。我躲过朝我挥下的短剑,在擦身而过时以尖拳(译注:将中指节扣紧突出的拳头。)击向对手的人中。 「KIKOGUSI!?」(译注:きこくしゅぅしゅぅ,亡灵哭泣的声音,这里暗指游戏中的招式。) 光是这样就让第一个敌人跪倒在地。 与此同时,我脖子背后感觉到一股冷冽的恶寒。我顺从直觉弯下腰,接着一把刀就划过刚才我头部所在的地方。 我维持弯腰的姿态,模仿马踢人的动作,将单脚朝背后往上踢。这一脚漂亮地命中了敌人的双腿之间。 「KYO~~~~!?」 第二个人因为被击中男性要害而痛得不断挣扎,我趁机用力朝他的脊椎补了一拳。在发出某样东西断裂的声音后,第二个人也动不了了。我面向第三个人。 「HYAAAAAA!HUUUUUU!」 第三名暗杀者得意地对着我挥动装在双手上的钩爪,试图恐吓我。 ……然而我在前阵子与斑鸠先生对决时,有生以来首次「体会」到了何谓「命运」。 若普通地生活,应该没机会获得这种经验吧。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拉着自己前进的奇妙感觉。 这种感觉似乎大大地刺激了我的生存本能。被刺激的感觉扩张了神经突触,然后又大大地扩大了感觉本身。 让我变得能感受到至今感受不到的东西。 「KIEEEEEEEE!」 我看得见暗杀者挥下的钩爪将往哪里移动。像是事先就知道对手的动作般,我扭转身体,躲过攻击。 然后对准敌人因为扑空而充满破绽的身体进攻。 「GA!?」 后脑被用力撞上墙壁后,第三个人也马上丧失了行动能力。 在与斑鸠先生的战斗中亲身体验过「命运」的我,变得和累积许多修行的武术家一样,能够「预测」对手的行动。 不过这必须彻底集中精神力才办得到。要是平常就能做到,就能躲过白衣男子那枪了。 好了,这样就打倒了三名敌人。一开始总共有四个人现身,剩下那个人…… 「哒啊——!?」 志四郎在另一头对最后的第四个人使出一记单臂过肩摔,让对方失去意识。不愧是曾参加过柔道全国大赛的选手。 「很好!这样就打倒一个人了!让你久等了,正人,你没事吧?我马上去……帮你……?」 「全部都打倒了,快点逃离这里吧。」 我抱着丝卡蒂跑向出口,但志四郎仍呆呆地俯瞰倒在地上的四名敌人。 「你在干什么!?敌人不止这些人!其他追兵马上就来了!」 「你为什么这么强啊!?」 * * * 从镶在墙上的玻璃窗往外看,便能看见太阳下山后,布满繁星的美丽天空。 既然能看见这么漂亮的星空,就表示这里离都市的光源非常远,换句话说,这间研究所位于偏远的郊外。 在和丝卡蒂确认过后,我得知这里为了避免情报泄露,被建在人迹罕至的山区。 重点就是,即使发生一点骚动,也不至于会被附近的居民发现。 可恶。 「……喂,正人,正人!」 从后面跟上来的志四郎向我搭话。在这种危机时刻有什么事啊? 「你们经常被卷入这种事吗?该怎么说才好,简直就像好莱坞电影呢……!」 「才不到经常的地步。顶多一个月一次而已。」 「这样已经算很常了吧!」 是吗?或许我的感觉已经麻痹了也不一定。不过这次的事件,感觉和平常的麻烦不太一样。 比较的对象是美夜父亲引起的相亲骚动、油多的诡计,以及斑鸠先生对我施加的试炼,这些麻烦都是发生在我们平常当成基地的东京。 无论是好是坏,东京都是由MINOS一手控制,只要和他们唱反调,就会被归类为邪恶组织,失去法律的庇护。不过光是稍微离开东京,就会遇到像悌一郎和白衣男子这些尽管置身于体制内,依然肆意妄为的家伙。 换句话说,我现在是第一次和MINOS以外的正义战斗。 MINOS的确打着法律的旗号任意做了不少事情,不过在东京,MINOS也压制了像白衣男子这种更加乱来的家伙……? 我想起之前和禅八郎先生对谈时听见的话。 「——日本的MT能力界,可以说就是由他们在支撑。」 这句话莫名地重新在我脑中响起。 总而言之,现在最重要的是逃离这间研究所。 持续在走廊上奔跑的我,在看见眼前的某样东西后停下脚步。 研究所的玄关。 或许是为了警戒入侵者,这栋建筑物的窗户全都是直接镶在墙上无法打开,而且还细心地使用了强化玻璃,无论怎么打或怎么踹,都无法对其造成伤害。 简单来讲,想出去就只能透过玄关…… 「……正人中尉,你腹部的伤还好吧?」 被我扛在肩上的丝卡蒂担心地问道。 「不可以小看内脏的伤害。要是腹部积血,最严重的状况甚至会危害生命……!就算只做紧急处理也好……!」 丝卡蒂说得没错,但至少在逃离研究所前,我都没有这个余裕。虽然我或许会死,但我还是想以丝卡蒂的安全为优先。 为了这个目的,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以中弹处为中心扩散开来的红色血渍,已经超越衬衫抵达我的脖子。 我必须在自己因为失血而无法动弹时,将丝卡蒂带到安全的地方……! 就在我心里如此纠结时,志四郎从背后追了上来。 他催促般的对呆站在出口前的我说道: 「怎么了,正人?出口不是就在眼前吗,我们快点跟这个地方说再见吧!」 「哇,笨蛋!」 由于事出突然,我根本来不及制止。志四郎直接超越我,轻率地冲出玄关。 与此同时,原本因为夜晚而一片漆黑的屋外,突然被白画般的强光照亮。 是探照灯! 「果然有埋伏吗!」 我之所以在玄关前犹豫要不要逃出去,就是因为这个。 对手也不是笨蛋。既然不用想也知道我们的目标是逃离这里,敌人当然会想办法抢先我们一步。 「…………志四郎,是你搞的鬼吗?」 虽然因为探照灯的强光而看不清楚,但那确实是悌一郎的声音。 「可、可恶!正人,别过来!是陷阱!」 所以说我早就知道了! 怎么办,我是不是人应该冲出去和志四郎一起战斗?不过现在我的肩膀上还有丝卡蒂……! 「别管我了,快点逃啊!丝卡蒂、丝卡蒂就拜托……噗哇?」 玄关大门外面传来打斗的声音。 我用力咬紧嘴唇,逃离玄关大门,掉头往研究所内前进。 「正人中尉……!请等一下,四哥……!如果不去救四哥……!」 虽然丝卡蒂在我肩膀上大叫,但我根本无法回应她。 若现在出去,大家都会被抓。这么一来,只会辜负志四郎将丝卡蒂托付给我的意志。 即使快被自己的无力,以及志四郎托付给我的重要之物压垮,我依然拼命地在研究所内的走廊上奔跑。 同时在路上留下无数的血迹。 * * * 「可恶,果然没办法从这里出去……!」 在那之后,我在研究所内东奔西跑了十几分钟,但结果还是找不到能逃跑的出口,只是白白绕了一大个圈子。 这里是敌人的根据地。对方当然比我们熟悉这里。我们现在已经彻底被困在研究所里。 别说是向外界求救了,我们甚至无法离开这里…… 「对不起……!对不起……!」 终于喘不过气的我,坐倒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丝卡蒂也跟着从我的肩膀下来。 打从停电以来,我第一次看见丝卡蒂的脸。 丝卡蒂哭肿了眼。 「全都是我的错……!正人中尉会遭遇这种危险,四哥会被人抓住……!都是因为我成了『破千者』,被伊具院博士盯上的缘故……!」 你在说什么啊。丝卡蒂不是用那股力量,帮过我们好几次了吗? 「尽管如此,现在我却失去了力量,变成大家的绊脚石……!我太差劲了,我是个无药可救的废物……!」 丝卡蒂,你又要像这样责备自己了吗?只要派不上用场,就认为自己没有价值。 斑鸠先生那时候也一样。丝卡蒂明明已经尽了自己的全力,但她还是无法原谅自己。 她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伤害自己…… 就在我打算说些什么,将手伸向丝卡蒂脸颊的时候。 一道强烈的光芒从窗外射了进来。 是刚才的探照灯。既然能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地使用这种显眼的东西,就证明了这里果然离市区非常远。 「正人!丝卡蒂!你们听得见吗?」 走廊响起悌一郎的声音。 他的声音,是从装在走廊天花板上的喇叭传出来的。 「我现在正从外面透过室内广播对你们说话。你们应该已经知道自己无路可逃。还是快点投降吧!」 看来悌一郎他们只知道我们在研究所内,并未掌握我们的确切位置。 「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只堵住出口,不进去抓你们吗?因为我希望这次你们能基于自己的意志协助我们。我无论如何都想获得你们的同意!」 那家伙还在说这种话。 不过,无论对方说的话有多么荒唐愚蠢,只要我们找不到逃离的方法,迟早还是得照那家伙说的话做。 「丝卡蒂应该也明白吧。如果不尽快治疗正人腹部的伤,或许就太迟了。立刻听从我们的…………!」 「东乡上校,该停止采取这种姑息的手段了。」 一道尖锐的声音打断悌一郎的诉求。我一面提防探照灯,一面看向窗外。 悌一郎和名叫伊具院的白衣男子,正在一群暗杀者的保护下,和他们并排站在一起。此外…… 「……志四郎!?」 刚才在玄关前与我们失散、脸上到处都是红肿和淤血的志四郎,正被那群人制伏住。 他身上绑了好几条绳子,看起来完全无法动弹。 「只要这么做就行了。」 白衣男子将刚才用来射我的手枪,抵在动弹不得的志四郎头上。 「我等你们五分钟。让你们用自己的脚走来我这里。不然这个男的,可能会变成再也无法说话的一团蛋白质喔。」 「四哥……!?」 我慌张地捂住即将发出悲痛叫喊的丝卡蒂的嘴。这是为了避免对方透过声音得知我们的位置……那个白衣男!居然做出这种事情!?这完全脱离常轨了! 「伊具院博士!你这是什么意思!?立刻将那把枪拿开!」 「这都是为了伟大的科学。就算会造成牺牲也不能犹豫。」 「别开玩笑了!那个人是下官的弟弟!我绝对不会让你在我面前杀害我的弟弟……!?」 枪声响起。 不过被击中的不是志四郎。是悌一郎。我隔着窗户,看见他按住自己被血染红的腹部、脚步变得摇摇晃晃的身影。 「真是愚蠢。我已经受不了你了。」 白衣男子一打手势,其中一位暗杀者便压制住悌一郎。中枪的悌一郎,似乎避开了致命伤。 不过那些暗杀者并非听从悌一郎,而是按照白衣男子的命令在行动吗? 「人与国家都太愚蠢了。我不是说过那些东西在科学面前,都只是垃圾吗?人类现在的繁荣,无疑是依靠科学的力量。大家应该要知道无论人还是国家,都是依靠科学在生存。」 白衣男子抢走悌一郎手上的麦克风,开始游刃有余地说道: 「丝卡蒂,你听得见吗?我终于能把你取回来了。你是以『破千者』为目标的我,集结所有睿智完成的最高杰作。」 这家伙还是一样恶心。 不过他到底有什么打算?对悌一郎开枪,就等于完全切断与军方的连系。研究这种东西一旦少了赞助者,就没办法有任何进展吧? 「你们现在应该是这么想的:对东乡上校开枪后,我就失去了赞助者。不过就算我什么都不做,多到用不完的资金来源也会自己来找我。只要我手上有『破千者』,不管是美国还是俄国,都会主动来向我靠拢。那些家伙不过是科学的奴隶。」 白衣男子奸笑地将手枪抵在志四郎的后脑勺。 「好了,听懂的话就快点现身。你要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否则重要的哥哥头上就要多一个洞啰?」 「………………唔!」 我抓住打算冲向走廊的丝卡蒂的手。 「不行,丝卡蒂!你去的话,就顺了那家伙的意!」 「可是……!如果我不去,四哥和大哥就……!放开我,正人中尉……!只要,只要我过去……!」 就算丝卡蒂投降,我也不认为白衣男子会放过志四郎他们。从至今的言行举止,就能看出那个男的明显不是个好人。话虽如此,我们也不能对志四郎他们见死不救………… 「……丝卡蒂,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 「咦……!?」 我突然的发言,让丝卡蒂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我一个人去那个白衣男那里。我会引开他们,你就趁这段期间逃离这里。」 「这怎么行……!正人中尉……!」 那个疯狂科学家的最终目的是丝卡蒂。只要丝卡蒂不被抓,他的目的就无法达成,这样这段期间,志四郎和悌一郎就还有作为人质的价值。 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让那家伙碰丝卡蒂一根指头。 「在我当诱饵吸引他们注意力的这段期间,你要想办法逃离这间研究所。虽然这里的窗户都不能开,看起来只能从玄关出入,但应该还是有后门之类的地方。你要找到其他出口,通知禅八郎先生这个状况。」 「不行,正人中尉……!那些人不正常。你去了一定会被杀掉。不可以去。不行…………!」 丝卡蒂的眼角再度涌出泪水。 「丝卡蒂……你至今为了保护我和团长,战斗了好几次。所以这次轮到我战斗了。佐藤先生之前对我说过,无论实力再怎么弱,男人都要守护女人。至少让我耍帅这一次吧。」 这些话,自然地从我嘴里脱口而出。 男人要守护女人。虽然第一次听佐藤先生说这句话时,我只觉得扫兴,但后来这句话不知为何激励了我好几次。 总是像女武神般强大的丝卡蒂,现在只是个失去MT能力的柔弱女子。 现在正是我以男人的身份,保护丝卡蒂的绝佳时机。 「不对,正人中尉……!我、我……!」 丝卡蒂紧紧抱住正准备前往赴险的我。即使力道不强,她依然竭尽全力。不想让我离开。 「我之所以保护正人中尉,并不是基于使命感或义务感……!」 「咦?」 这句话让我感到有点意外。 「为了履行军人的职务,我必须守护正人中尉这位令人尊敬的长官……我一开始真的是这么想的。不过随着时间经过,在我心中又有另一个理由逐渐膨胀,甚至超越了身为军人的我。斑鸠先生说得没错,我一直在欺骗自己……!」 『依赖碰巧获得的强大能力,持续假装没发现自己的真意。』 斑鸠先生曾经对丝卡蒂这么说过。丝卡蒂就是从那时起开始苦恼。 又或者是从芙蕾雅接触到她的核心时开始。还是从我想套出她的希望时开始呢。 不过,没有会永远持续的苦恼。 「不行……!我没办法再继续欺骗自己的感情。正人中尉,请你不要去……!去的话,正人中尉会死的。我无法忍受这种事。无法忍受失去正人中尉……!因为我…………!」 丝卡蒂……………… 「…………因为我喜欢正人中尉。」 丝卡蒂的身体散发出朦胧的光芒。我突然有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不想失去心爱的人,我要保护正人中尉……!」 丝卡蒂身上散发出绿宝石色的光芒。那正是她之前失去的超常力量。 彻底包覆全身的绿光,就像是要进入下一个阶段般,凝聚在丝卡蒂身上的某个部位。 屁股。 「咦?」 丝卡蒂变得像萤火虫一般。 她的屁股散发出淡淡的绿光,并且不断闪烁。 「怎、怎么回事,丝卡蒂?你打算做什么?」 「我、我不知道。我也完全不晓得……!?」 就连本人都无法掌握的现象。 象征丝卡蒂的健康美、紧实又充满弹性的运动型屁股。寄宿在那里的绿色光芒,接下来又开始逐渐扩大,最后终于和丝卡蒂分离,形成一个人形。 『不过波美会从屁股出来。屁股团团长伊佐波美登场。』(译注:改编自卫滕浩幸的漫画作品《咕噜咕噜魔法阵》中的人物,拉吉尼的台词「不过魔法会从屁股出来」。) 「团长长长长长长————————!?」 从丝卡蒂屁股发出的光芒变成了团长! 闪闪发光的团长降临! 这到底是什么现象!?完美地从丝卡蒂的屁股分离出来的团长,现在也依然发出绿光,而且还浮在空中!装模作样地摆出交叉双手的姿势! 团长真的很会破坏严肃的气氛! 『现在是我的灵体状态!』 「啥?」 『我是呼应了丝卡蒂奋发的爱,跨越次元之壁被召唤过来的。羁绊的力量能呼唤奇迹。要勇往向前。』(译注:《游戏王ZEXAL》的主角九十九游马的口头禅。) 虽然团长说的话一直都很难理解,但灵体状态是什么意思啊? 团长的身体散发绿色光芒,而且还能透过她看见后面的景象,感觉就像幽灵一样的存在。 『我的本体现在正在忙,无法抽身离开。不过丝卡蒂是我从屁股团创立以来的朋友,我怎么可以不见证她突破自我桎梏升阶的场面呢。所以我就以灵体的形式来打扰了。』 「团长!那么,丝卡蒂的MT能力果然……!?」 『不过,还缺少某样东西。』 什么!?到底还少了什么!? 『丝卡蒂透过解放隐藏在自己内心的感情,成功进行了混沌超量变身。不过这份心意光靠丝卡蒂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译注:《游戏王ZEXAL》动画版的设定,用来将超量怪兽进化为混沌超量怪兽。) 团长用力指向我。 原来如此,是我吗? 都被说到这种程度了,我也没办法再装作不知道。 「我知道了,团长。我必须回应丝卡蒂的感情吧?」 『不愧是正人,一点就通!只有一方表态的爱情,就连三分之一都传达不到。坦诚向对方表白的爱情,必须要等对方坦诚回应才算完成。既然正人已经理解这点,那胜利的方程式就完成了!好了,丝卡蒂!』 我和呈灵体状态的团长一起转过头。完全跟不上事情发展的丝卡蒂,楞楞地回答: 「什、什么事?」 我和团长同时逼近胆怯的丝卡蒂。 「『让我揉你的屁股!!』」 「我知道了。」 好快!好干脆就答应了! 「我和波美与正人中尉已经一起出生入死好几次了。所以大概知道你们会采取什么行动。既然你想以这种形式回应我一生只有一次的告白…………!」 丝卡蒂转过身。不对,是将屁股对准我们。 「…………正人中尉,请将你的感情发泄在我的屁股上吧!」 「好,要上啰!我和!」 『丝卡蒂一起!』 「『屁·股』!」 在团长的鼓励下,我用双手抓住丝卡蒂的屁股。 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确实摸到丝卡蒂的屁股。被誉为运动型屁股的屁股摸起来就像弹性十足的橡胶球般,将我的手指弹了回去。真是太恐怖了! 不过还不止如此。 我是因为喜欢丝卡蒂,才摸她的屁股。 丝卡蒂也是因为喜欢我,才让我摸她的屁股。 我们两人的心,透过屁股合而为一……! 『丝卡蒂!现在正是你将自己的一切全都表露出来的时候!』 丝卡蒂的屁股再次散发出绿光,刺眼的闪光,一口气遮蔽了我的视野。 与此同时,还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研究所的强化玻璃轻易地被粉碎,一阵风吹向外面。 「怎怎怎、怎么了!?」 破掉的窗户对面,传来白衣男子动摇的声音。 视力恢复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道横跨夜空的极光。当然,在纬度约三十度的日本,不可能出现极光。 那道光的真面目是她。穿着绿宝石色铠甲的丝卡蒂。 「————MT装甲『布伦希尔德之铠』。」 那是MT装甲。只有MT值超越一千的能力者「破千者」能装备的超常装甲。绿宝石色的西洋铠甲。 「她的MT能力恢复了吗……!?」 我也从被粉碎的窗户探出身子,仰望坐镇在夜空上的丝卡蒂。 照理说因为斑鸠先生带来的挫折而丧失的MT能力,为什么现在……? 『这样丝卡蒂就没问题了。』 灵体团长还在啊。话说为什么这个人不直接以实体过来? 『原本受伤、受挫的内心,已经变成更坚强的心复活了。爱最后一定会获胜!那么,正人!接下来就拜托你啦!要遵守规则快乐地享受屁股!』 啊,消失了!? 刚才的灵体团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尽管留下了许多类似灵异现象的谜团,现场的状况依然急迫。 「喔喔、喔喔……!」 屋外的白衣男子以陶醉的表情仰望空中的丝卡蒂。他的手上从手枪换成了看似盖革计数器的机械。(译注:一种用来测量辐射的侦测仪器。) 「太棒了,真是太棒了!这就是MT装甲,这就是我追求的全新科学阶段。太厉害了!MT值五千三百零四,这不就是完美无缺的『破千者』吗!」 「咦?」 白衣男子兴奋的声音,让我困惑了一下。 ……MT值五千三百零四?丝卡蒂成为「破千者」时的MT值,不是二千五左右吗!? 「……这时候应该说『欢迎回来』吧。我的力量。在取回你后,我总算发现了。MT能力真正的意义。」 咻……! 一阵旋风,吹过白衣男子和听从他命令的暗杀者们之间。然后在那阵风的终点,出现了抱着志四郎和悌一郎的 丝卡蒂的身影。 「什么!?什么时候!?」 人质被抢走,似乎让白衣男子大为动摇,那就是以全MT能力中速度最快为傲的丝卡蒂的MT能力,「布伦希尔德之铠」的真正价值。 在将「破千者」庞大的MT能力转换为推进力后,丝卡蒂最快能以三马赫的超高速行动。 丝卡蒂已经可以说是完全复活了。 「丝、丝卡蒂……!」 「两位哥哥,请你们在这里休息。」 温柔地将抢回来的志四郎他们放到地上后,丝卡蒂以野狼般的眼神瞪向以白衣男子为首的敌人们。 「我至今都只以一种心情在使用MT能力。那就是想成为坚强军人的心,想向前迈进的心。我因为这些东西被斑鸠先生粉碎,失去了MT能力。」 此时,我正在跨过研究所的窗户,准备去和丝卡蒂会合。就在我逐渐接近丝卡蒂时,她瞄了我一眼。 「不过我现在已经有另一颗能为我带来力量的火热之心了。那是和身为军人的我无法相容的心。所以我至今一直在忽视它,拼命抗拒接受它。我认为军人不能因为恋爱而变得浮躁。」 「你在说什么?你在说什么啊,丝卡蒂……?」 只会以算式和化学记号解读世界的白衣男子,因为丝卡蒂的自白陷入混乱。 「不过人类并非那么单纯的生物。在我的心里,挤了许多理应无法相容的自己。无论是生为军人的下官,还是爱上一名男孩的我,都同样是我。如果不能接受这个矛盾,我就无法真正变强。」 丝卡蒂再次看向我。 「……我要接受!」 丝卡蒂身上的「布伦希尔德之铠」,开始出现新的动作。位于铠甲关节处的微小空隙,发出绿色的光芒,接着西洋铠甲的各个零件开始离开丝卡蒂的身体。 「怎么了!?」 丝卡蒂脱下了「布伦希尔德之铠」?才刚产生这样的想法,我马上就发现自己错了。 那是变化。丝卡蒂的MT装甲,配合丝卡蒂内心的成长改变了形体。 从飞散的铠甲底下现身的,是一件让人联想到神之礼服的薄纱衣。从丝卡蒂的胸部覆盖到脚踝的衣服,看起来就像蕾丝睡衣般随风飘逸。 而且那件衣服的布料本身散发出朦胧的光芒,让观者无法特定出它的轮廓。宛如漂浮在空中的窗帘状极光。 丝卡蒂现在正穿着极光……? 「————MT装甲『布伦希尔德之铠·改』。」 被如此命名的衣服,和仅存的部分铠甲共同将丝卡蒂点缀得像个女神。 分离的铠甲化为零件,持续漂浮在空中。 「我已经不会再掩饰自己的心。我爱的人是正人中尉。并非军人之间的主从关系,我想跨越这层藩篱,和那个人连系在一起。MT能力呼应了发现这点的我,其结果就是这幅副的姿态……!」 丝卡蒂举起攻击的MT装甲「齐格之魔剑」。 不过她并未呼唤武器的名字。分离的铠甲在剑的周围飞舞,然后再度发生令人惊讶的事情。铠甲的零件开始一个接一个地附着到剑身上。 铠甲的零件和剑合体,逐渐化为其他的东西。 「正因为如此,我无法原谅你们。威胁正人中尉,害他流血的你们……」 以「齐格之魔剑」为骨干,铠甲化为新的血肉不断增加其厚度和体积。就像在看一座高塔自己逐渐堆叠起来。 然后其顶点是尖锐的…… 「你居然——————」 由铠甲和剑合体而成, 「———敢伤害———」 变成完全不同形状的, 「——————我重要的人!」 一把长枪。 「——MT装甲『歼灭大枪』!」 那是叫骑士枪吗?古代的西洋骑士骑马时使用的大枪。那就是丝卡蒂的新攻击型MT装甲。 接着如极光般缭绕在她身边的「布伦希尔德之铠·改」的衣服开始瞬间闪耀,朝周围散发光芒。 那道光芒化为极光,以丝卡蒂为中心将在场的所有人团团包围。 「布伦希尔德之铠·改」与「歼灭大枪」。 丝卡蒂使用了自己进化后的力量! 「「「GUGYAOOOOOOOOOOOOOOOO!?」」」 咦!? 我不晓得刚才短短的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等我回过神后,原本包围住我们的十几名暗杀者,已经飞到空中了。 他们是被打飞的。我是从暗杀者们的惨状,以及同时响起的碰撞声勉强推测出来的。 我只看见结果。这个因为动作实在太快,所以暗杀者们好像只在短短的一瞬间内就被一个一个打上天,由丝卡蒂神速的技艺造成的结果。 为什么我知道他们是一个一个被打上天的呢?因为丝卡蒂做出了分身。 在暗杀者们倒地的场所,有和暗杀者们相同数量的丝卡蒂。 那该不会就是丝卡蒂以前的必杀技,「女武神骑行」吧?以超高速形成的残影,一齐攻击敌人的那招……? 进化前必须将MT能量提高到最大限度才能使用的那个技巧。如今只要在通常状态下就能使用。 丝卡蒂的新能力,就是将那个「速度」再更上一层楼吗的产物吗!? 「那不是靠『速度』做出的残影。」 像是看穿了我的思考,刚结束一场战役的丝卡蒂开口说道: 「那些是透过变动几率制造出来的『或许存在于该处』的我。」 「咦?」 那些残影宛如被关掉的电视影像般消失,只剩下唯一一个丝卡蒂。 「我从以前就在想。我的MT装甲比不上美夜小姐的『白鹭白无垢』和缓花二等兵的『慈母大河』。『布伦希尔德之铠』虽然拥有爆发性的『速度』,但代价就是MT能量很快就会耗尽,无法继续动作。是一种燃料消耗极快的不便能力。」 的确,丝卡蒂在第一次成为「破千者」和姊姊战斗时,就曾分配能量失当,导致她因为疲惫而战败。 「我经常在想为什么会这样。我的『最快』、美夜小姐的『绝对防御』,以及缓花二等兵的『无形』。即使特性不同,所有的MT装甲都是超越人智的最强力量,但为何只有我的能量消耗特别快……然后,我做出了一个结论。我至今仍未摆脱常识的束缚。」 「常识的束缚……?」 「基本上两马赫这种程度的速度,只要靠现有的飞机就能实现。不过若想让机器超越音速,就无可避免地必须面对空气阻力的问题。只要物质仍是物质,就必须一面拨开空气一面移动。这点MT装甲也是一样的。」 物质超越音速时,会引发名为声爆的现象。被超高速撕裂的空气会化为冲击波,袭击周围以及引发这个现象的飞行物本身。据说过去也有高速飞机因为这样而变得四分五裂。 然后对拥有超高速特性的丝卡蒂的能力而言,庞大的空气阻力也是无可避免的问题。「布伦希尔德之铠」之所以是马上就会引发能量不足的高速消耗能力,就是因为耗费了过多的能量在解决空气阻力的问题吧? 「不过这个『布伦希尔德之铠·改』,从根本改变了能力的性质。我这身新衣产生的极光,能够自由地操作量子几率。因此只要是极光所及的范围,无论哪里,我都能将『我存在的可能性』变为百分之百。换句话说,就是能在任意坐标制造出『从一开始就在那里』的状态。」 变动量子的几率。 简单来讲,丝卡蒂的能力就是能将那道极光所及的范围,彻底化为薛丁格之箱。而箱内的猫不是别人,就是丝卡蒂自己。 在那范围内,丝卡蒂就能操作几率这个神的领域,任意地让自己存在于任何地方。 既然「从一开始就在那里」,那就没有另外移动的必要。 所以移动时间是零秒。 这表示丝卡蒂已经超越了光速。当然也不会遇到空气阻力。 而且因为是以超常的力量改变几率,所以甚至能实现「同时在两个以上的地方存在的可能性」这种扭曲常识的状况。 那就是刚才那些分身的真面目。 是类似结合了分身和瞬间移动的能力。 被打飞的暗杀者们,全都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虽然他们应该都晕倒了,但以展现丝卡蒂新力量的舞台而言,这实在太令人扫兴。 「……太棒了!真是太棒了了了了了——!」 就只有白衣男子依然精神抖擞地激动不已。 「成功了!我终于成功开发出『破千者』,完成在科学界无人可达的创举!我会得诺贝尔奖!我将在全世界的科学史上留名!」 「你错了,伊具院博士!」 丝卡蒂以极为冷淡的语气对兴高采烈的白衣男子说道。 「你在说什么啊,丝卡蒂!你之所以能成为『破千者』,一定是因为『槲』的研究所打下的基础!即使『槲』后来解散,其成果依然遗留在你的体内!只是晚一点才表现出来而已!来吧,丝卡蒂!和我一起出席学会吧!我要将你展现给学会那些笨蛋看!」 「即使将我介绍给学会,我也只会作证自己成为『破千者』这件事,与『槲』的研究无关。当然,还有伊具院博士你的研究没做出任何成果这点。」 「什什什、什么!?」 丝卡蒂的话,让白衣男子脸色大变。 「你在说什么蠢话!丝卡蒂,看来你的误会很深!是我让你成为最强的MT能力者,你想恩将仇报吗!?」 「你的想法才是大错特错。MT能力不是能靠科学解析的领域。我之所以能在『槲』时期留下极高的MT值记录,是基于身为东乡家之女想对军方做出贡献的使命感。之后能成为『破千者』,则是因为邂逅了波美和正人中尉,找到了超越使命感的重要事物。而今天能以『破千者』的身份觉醒新的能力,则是因为确实理解到了那重要事物的真面目。」 丝卡蒂回过头看我。 「我喜欢正人中尉。是这份感情创造出这个能力。人的内心无法靠方程式解析。因此科学无法对MT能力造成任何影响。」 「不对……不对……!那是我做的。是我的研究,是科学!科学科科科学学学……!」 「我之所以不用能力将你打倒,就是为了清楚向你传达这件事。伊具院博士。你从以前到现在做的MT能力研究……全都是毫无意义的。」 多么冷酷的宣告。丝卡蒂否定了那个白衣男子至今累积的一切。 那个男人的所作所为,就是让她如此愤怒。虽然作为报复实在过于残酷,但这表示丝卡蒂的怒气就是如此强烈。 「不对!不对!我是天才。科学是万能的!不准瞧不起我!你们才是笨蛋,笨蛋笨蛋笨蛋!这世界全都是笨蛋!」 白衣男子焦躁地抓着头,力道之大甚至抓伤了自己。他以激动的眼神看向我。啊,糟了。 「是你吗……?这都要怪你……!你居然敢抢夺我的研究成果——!?」 白衣男子丢掉MT测量器,再次拿出手枪对准我。 接着连续响起三道低沉的枪声。 不过既然丝卡蒂的力量已经恢复,手枪根本称不上凶器。能以比子弹还要快上好几倍的速度行动,现在速度甚至已经超越光速的丝卡蒂,根本不可能挡不住这种攻击。 所有的子弹都在抵达我之前,被丝卡蒂以大枪击落。 「啊……啊啊……!?」 即使继续扣扳机,那把枪也无法再射出任何东西。白衣男子丢下子弹用尽的抢,呆站在原地。然后…… 「唔欸欸!?」 一记铁拳深深陷入他毫无防备的脸,将科学笨蛋瘦弱的身体给打飞。 铁拳的主人不是我也不是丝卡蒂。而是因为被那家伙开枪而身受重伤的丝卡蒂的哥哥,东乡悌一郎。 「……你想对下官的妹妹和她丈夫做什么?」 就这样,在这片夜空下,只剩下我、丝卡蒂和东乡悌一郎三人依然站着。 丝卡蒂在黑夜中闪闪发光的新衣,看起来就像是真正的极光。

上一章   1/1   下一页

上一话末页
分享到